收縮
手機APP
微博
微信
TOP
首頁 - 子公司動態

有中農做后盾,這位女大學生圓了“創業夢”

來源:中農集團 發布時間:2021年10月8日

近期,在河北省張家口市塞北管理區胡蘿卜種植基地,大型農機轟鳴穿梭,采收工人熟練地殺秧、撿拾、裝袋,一派繁忙的秋收景象。

一大早,胡蘿卜“種植專家”吳瑞華便帶著自己的團隊趕往蒙古大營鎮,忙著裝運新鮮采收的胡蘿卜。今年,有張家口中國農資?·服務中心的保駕護航,吳瑞華在當地托管的5000畝胡蘿卜喜獲豐收。

依托中農,探索全新服務模式

吳瑞華曾就讀于河北農業大學,畢業后一直扎根于農業。這些年,因為工作需要,她幾乎跑遍了國內各類作物的集中產區。正是在這一過程中,吳瑞華與胡蘿卜這個相對小眾的作物品種,結下了不解之緣。

1.jpg

“在走訪調查中我發現,胡蘿卜的銷量很不錯,但在國內的種植面積并不大,研究的人也比較少。”在回顧創業初心時,吳瑞華的話語真摯樸實,“我很看好胡蘿卜市場,希望通過自己的專業知識,為農戶提供科學的全程營養和植保管理方案,幫助他們種出高品質、賣得上價的胡蘿卜。”

2.jpg

從去年起,吳瑞華帶領團隊開始探索胡蘿卜的產供銷一體化,從胡蘿卜種植所需的化肥、農藥、滴灌帶、農膜、無紡布等農資產品入手,開展胡蘿卜種植全程托管服務,并積極對接下游采購商,為農戶打通銷路。

3.jpg

吳瑞華說,大規模種植胡蘿卜需要的投入很大,即便是普通品種1畝地的投入也要5000元,而高端品種的畝均種植成本動輒就在萬元以上。過去幾年,吳瑞華走訪了全國各地的肥料企業,發現各個廠家的肥料品質參差不齊,很容易給大規模種植帶來風險。因此,她一直在尋找規模大、實力強、值得信賴的合作伙伴。


去年,在當地種植戶的介紹下,吳瑞華與張家口中國農資?·服務中心負責人賀躍鵬取得了聯系,從此與中農集團結緣。通過溝通了解,吳瑞華發現,中農集團的服務理念與自己的想法非常契合,就是在種植、營養、管理每個環節都要科學配置,從而幫助種植戶花最少的錢,實現種植效益的最大化。于是,她果斷與張家口中國農資?·服務中心開展了合作。

4.jpg

“作為‘國家隊’,中農集團的品牌信譽和肥料品質有保障,配方更科學,服務更到位,和中農合作能夠最大限度減少種植風險,實現節本增效、增產增收。”談到與中農的合作,吳瑞華感慨說,“今年,我們在蒙古大營鎮托管了5000畝胡蘿卜地,客戶的投入大概在5000萬元左右。這么大的規模與投入,讓我們來托管,一方面是因為相互信任,另一方面是因為我們有中農集團這樣的‘國家隊’作堅強的后盾,為我們提供質優價美的農資產品和專業技術指導。”

拓展服務范圍,助農增產豐收

張家口中國農資?·服務中心基于張家口中農佳禾肥料有限公司相關業務進行服務,擁有全自動測土配方化肥生產線、高端液體肥料生產線、粉劑大量元素水溶肥生產線各一條,此外還擁有儀器完備的實驗室,能夠根據客戶要求生產各類測土配方專用肥。

5.jpg

憑借著“肥料品質好”“服務到位”兩大優勢,張家口中國農資?·服務中心得到了吳瑞華的肯定。她說:“我們今年一共與中農合作了500噸肥料。使用了之后發現,中農肥料的品質非常好。另外,今年雨水增多,服務中心及時根據土壤、墑情、天氣變化等因素調整了方案,有效保障了胡蘿卜的產量和品質。” 

吳瑞華明確表示,今后要進一步與服務中心加強合作,并希望中農能提供植保、農機、銷路等方面的專業支持。對此,張家口中國農資?·服務中心負責人賀躍鵬說:“與吳瑞華團隊的合作,目前主要是提供胡蘿卜全程營養解決方案,包括提供測土配方肥和技術方面的指導。后續將在現有合作基礎上,進一步拓展服務,提供包括滴灌管、農機設備、農藥等方面的支持力度。”

6.jpg

自成立以來,張家口中國農資?·服務中心已為河北、內蒙古等地的服務商、種植戶“量身定制”各類專用肥5000余噸,每年為種植戶節省肥料成本約20余萬元。賀躍鵬說,下一步,服務中心將聚焦胡蘿卜、馬鈴薯、甜菜、玉米等作物,與更多像吳瑞華這樣有情懷、接地氣的服務商加強合作,通過托管服務加強區域內的品牌影響力,幫助更多的種植戶豐產豐收。


中國供銷集團有限公司版權所有 Copyright@2021 CHINA CO-OP GROUP All Right Reserved

地址:北京市西城區宣武門外大街甲1號

郵編:100052

電話:010-59338888

京ICP備18025289號-1

中國供銷集團有限公司版權所有

京ICP備18025289號-1

\ // \ // '; // // alert("當前URL:"+url+url.search(expr)) // document.writeln(html); // } else { // } } }) // $(window).resize (function() { // var viewW = $(window).width(); // if(viewW<800){ // //導航下拉二級事件 // $('.hezder_top .title_box .item').hover(function(){ // let index = $(this).index() // // $('.hezder_top .title_box .item span').hover(function(){ // $('.hezder_top .title_box .item').eq(index).find('ul').show() // $('.hezder_top .title_box .item').eq(index).siblings().find('ul').hide() // // }) // },function(){ // $('.hezder_top .title_box .item ul').hover(function (){ // },function(){ // $('.hezder_top .title_box .item ul').hide() // }) // }) // } // }) $('.sousuos').click(function () { window.location.href = "/index/index/sousuo?content=" + $('.neissd').val(); }) $('.sousuo_btn').click(function () { window.location.href = "/index/index/sousuo?content=" + $('.neissd').val(); }) $('.left_listser .item').hover(function () { let index = $(this).index() $(this).siblings().removeClass('acivers') $(this).addClass('acivers') }) //搜索動畫 $('.hezder_top .log_box .sousuo .sousuo_btn').hover(function () { $(this).css({ opacity: '0' }) $('.hezder_top .log_box .sousuo .sou_ser').css({ opacity: '1' }) }) $('.hezder_top .log_box .sousuo').hover(function () { }, function () { $(this).find('.sousuo_btn').css({ opacity: '1' }) $('.hezder_top .log_box .sousuo .sou_ser').css({ opacity: '0' }) }) //側邊欄動畫 $('.left_listser .item:nth-child(1)').click(function () { console.log('5545646546') $(".left_listser").animate({ right: "-70px", }, 300) }) $('.left_listser .lachu').click(function () { console.log('5545646546') $(".left_listser").animate({ right: "0px", }, 300) }) $('.left_listser .item').hover(function () { $(this).find('.item_erwbox').addClass('accer') $(this).find('.item_erwbox').animate({ marginLeft: '-100px' }, 300) }, function () { $(this).find('.item_erwbox').removeClass('accer') $(this).find('.item_erwbox').animate({ marginLeft: '100px' }, 300) }) $('#souqi').click(function () { $("html,body").animate({ scrollTop: "0px" }, 500); }) //側邊欄 $('.genduolist').click(function () { $('.hezder_top .title_box').toggle() })